萨普,双面绝色

西安新闻新闻 / 来源:徒步中国 发布日期:2021-04-07 21:19:16 热度:7C
敬告: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,若有侵权、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联系邮箱:2876218132#qq.co m
本页标题:萨普,双面绝色
本页地址:http://www.sxysdk.com/47387-1.html
相关话题:萨普
#萨普# 萨普,双面绝色



如果追根溯源,人们会惊讶的发现,旅行家(traveler)并不是什么好词,这个词衍生于拉丁语的travail,原意是指一种用三根棒子做成的刑讯犯人的工具。在古人的认知中,旅行并不是一种享乐,而是“梆梆梆,给你的脑袋三棒子”。
穿行于藏区的我,大概就是脑子被这三根大棒敲过的傻子,刚刚从莫云乡到巴青的烂路上死里逃生,又拐上了比如到萨普神山的小路。想着传说中萨普的路都修好了,应该毫无危险,却忘了我是时刻头悬三根大棒的“天选之女”,注定要度过又惊、又喜,不平凡的一日一夜。
 

萨普,晴空丽色
萨普神山位于西藏昌都地区比如县羊秀乡,是比如县和嘉黎县的界山。若说念青东地区刚刚在户外圈集体出道,那萨普便是早已出圈当红不让的C位了。地景与文化的交汇孕育出了与众不同的神话传说,气候和岩石联手打造出了一见难忘的绝色景观,即使走遍万水千山的老西藏来到这里,也会不由自主的感叹一声“真美”!
但领略自然景观的美往往需要一二运气的加持,若是天公不捧场,就只能在心里说一声遗憾了。

中午吃罢蹄花,离开了多年来一直漫天灰尘,满地水坑的比如县城,我和队友驾车熟门熟路地走上了羊秀乡到萨普的乡间小路。上次来萨普还是2017年,悬在半山的一条小路宛若羊肠,又烂又窄,而此时说是乡间小路已经很不合适,平坦光滑的双车道柏油马路直通桑达寺,接近河滩的高度也不用再担心会双手一抖掉下悬崖。
 
之前不允许自驾车,需交100元钱坐牧民摩托车的情况也不存在了,只需在门口的警亭填写一张游客通行证,即可自由的自驾车进出。柏油路很多路段还在修整,需不时停下等待,耐心的多等一会,也就放行了。

山谷间是冷暖气候交锋的所在,常常时晴时雨,但今天天气格外晴好,蓝天下一路雪山环抱,艳粉色的藏波罗花星星点点布满山坡,远处的河滩下,偶尔还有几朵全缘叶绿绒蒿在盛放。今年天气偏冷,花期较晚,否则六月应该一路花海才是。


过了桑达寺,柏油路嘎然而止,此处正在修一所变电站,大概是为萨普成为景区做准备。现在萨普已经全线覆盖电信4G信号,再不是当年那个无法通讯的深山秘境了。

前方还有四分之一的土路,不过也都经过了修整,当年我们救援云A普拉多的大泥潭已被填平修桥,一路虽然还经常有些坑洼,但是都算不上危险,SUV均可缓慢通过,轿车依然不行。

车子驶过一座铁桥,熟悉的景色再次展现在眼前,有了好天气的加持,比上一次更要美上五分,我终于看到了晴朗无匹的天空下萨普真实的一面。

清透的蓝色为背景,萨普群峰一字排开,洁白无瑕,只有主峰上笼罩着一丝轻云。撒木措大部分的湖面还在冰封状态,但靠近湖岸的两侧因为流水冲击已经解冻,呈现出美妙的松石蓝色,雪山倒映在湖水中,好像那里是一个独立的星球,一切都闪闪发光,放射出巨大的能量,瞬间从你的眼帘冲入心底,让你想欢笑,流泪,这才是真正的天空之境。





这次旅途多次陷入绝境,饱尝风霜雨雪的我,仿佛被这美丽又纯净的景色洗涤了,心情突然变得阳光。2020年开始一直累加的懊丧心情,被感动和冲击,在这里突然体会到终于而来的复苏。


你好,世外高人
 
撒木措北岸已经有不少游客疾足先登,各种搭景摆出一副要大拍特拍抖音的架势,因为我们一向不喜人多,还是决定到撒木措南岸的沙滩上露营。

从北岸到南岸沙滩需要行驶一段4.5公里长非常狭窄的悬崖土路,有几处还有些侧倾,尤其是接近沙滩下山的位置路窄且坡度极大,又布满乱石,此处非四驱越野车不能行也。

在山坡上行驶,可以看到撒木措的冰面上有几道纵横交错的巨大裂缝,露出下面绿意森森的水色。

把车停在湖边的一座小铁桥旁,惊飞了一群悠闲游弋的赤麻鸭,野兔在前方蹦蹦跳跳,正是我们要前往的萨普拉康的方向。





拉康在藏语中意思是供佛的房子,这座修筑在冰湖畔高高的侧碛垄上的房子总是让人感觉格外神秘,一看就是室外高人的隐居之地。据说萨普拉康后面还有一个美丽的冰湖,但苦修者的住所自然不会那么容易到达,从岸边到寺庙并没有一条现成的小路可供行走,所以游客们常常只能望“寺”兴叹。


这次队友沙鸥突发奇想决定探访萨普拉康。

萨普拉康面向冰湖一侧的山坡非常陡峭,长满了雪层杜鹃等小灌木,左看右看也是无路可走,似乎只能从右手边的一道乱石坡攀爬上去。高海拔走路已是气喘,更不要提还要背着相机手脚并用的翻爬大石块,很快膝盖有伤的我就两腿发软没有力气,只能让队友独自一人前行。队友身手矫健,慢慢越爬越高,一个转弯不见了。



我在山脚下苦苦等待,拍遍了身边的小花和小鸟,日影渐渐西斜,远远看到采虫草的牧人都沿着湖岸回家了,牦牛也从山上归来,排着队趟过了冰河,我对着乱石坡望眼欲穿,不由开始胡思乱想,担心队友已经葬身熊腹……





突然,身后传来了同伴的呼唤声,原来,他探访过萨普拉康,怕我等得着急,没有从原路返回,而是选择了从陡峭的灌丛中“滚”了下来……

网上的信息一直显示萨普拉康现在已经无人居住,但实际和传说不同,萨普拉康里现在正住着一位修行者,名叫宗田组笔(音译),今年57岁,留着一把大胡子,颇有几分仙风道骨的感觉。


今天阳光灿烂,他正在院子里晒衣服,自己也坐在一旁晒太阳。队友看到他不由大吃一惊!大概此地少人造访,他看到队友也非常激动,两个激动的人语言不通,只能互相扎西德勒,比比划划。这位阿卡带领队友参观了萨普拉康,点了酥油灯,还向他敬献了哈达,并送了他一包藏药!把所有的娱乐祈福活动进行了一个遍,还殷切的留他加统(喝茶),可惜队友怕我等得着急,只能婉言谢绝了。


据说,队友是今年第三个来到萨普拉康的汉族人。啊,我也好想爬上去啊,好羡慕他!


风云突变,雪笼萨普


黄昏时分,日光正好,我们越过大冰盖回到沙滩,曼妙的光线下,雪山、湖水、灌丛、冰面呈现出宝石般迷人的色泽,来不及休息,我们用不同的摄影器材争分夺秒的记录起这自然的奇迹。










仿佛就是一瞬间,烂漫的红霞尽收尽落,天边亮起了第一颗星子,本是纯净如婴儿蓝的天空,转眼间变幻成为一种深沉又透彻的深蓝,仿佛要为满天钻石的升起搭好幕布。随即,星星真的升起来了,和雪山相映成辉。天边泛出淡淡的紫红色,而远处半山腰的萨普拉康门前,也亮起了一盏小小的明灯,仿佛垂得低低的一颗明黄色的星星,在守护着我们,令人心安。





直到此时,我们才意犹未尽的放下手中的相机,匆匆吃一顿简单的晚饭。

夜晚,我在不远处的树根下布好了红外相机,因为害怕有熊,还是决定睡在车里。湖畔静悄悄的,一丝风也没有,直到朦朦胧胧睡着前,还能透过玻璃看到满天的星子。
 
一夜酣睡,清晨醒来,突然感觉不太对劲,外面光线极暗,风挡玻璃好像被什么遮住了,模糊不清。推开车门,天啊,外面变成了一个银白的世界,不知道从半夜什么时候开始,雪悄悄的下了起来,地面的上的雪已经积了十多厘米深。



入睡前的晴朗疑似梦境,但我更希望眼前的一切是场梦,自驾者都明白深山里下雪意味着什么,这次旅行已经经历了太多危险留下了太多心理阴影,我脆弱的心灵实在再也承受不起一点意外。。

雪还在下个不停,不知道前面那4.5公里的悬崖路上,雪积了有多厚了,因为害怕被雪困在山里,我们手脚不停的收拾东西,决定尽快先开车出去试试。

昨天放置的红外相机完全被大雪掩埋了,什么都没有拍到。


靠近湖岸的悬崖路窄且侧倾,是最危险的一段,队友执意自己开车,让我在后面步行通过这一段。虽然是已经更换过AT胎的普拉多,我依然在后面清晰的看到车的后轮在不停的打滑,心里一阵紧张。




开过了最危险的一段路,队友觉得新下的雪还十分松软,没有在地面上结冰,情况尚可,重要的是抓紧时间在雪更大之前开出去,于是让我重新上车。


其实接下来的路还是非常狭窄,而且是爬山路,山路从接近湖面的位置慢慢升高到半山腰,一侧就是悬崖峭壁,如果车轮一滑,就只能从半空中掉到湖里去了。一路上,我心里都在默默的向车中挂着的哈达祈祷,队友一直嘲笑我抓的太紧,说,没事的,这和前几天的路比不就是高速公路吗,我看你是心理阴影太深了……

幸好一路顺利,我们平安的抵达了撒木措北岸。路上没有车辙,我们是第一辆开出来的自驾车。
昨天在北岸露营的游客,帐篷也被大雪埋了,大家都在感叹着这鬼天气。有人在勤劳的埋锅造饭,流浪狗乖乖的蹲在一旁,等待吃一口嗟来之食。

清晨雪后,萨普呈现出少为人知的另外一面,锋芒尽收,仿佛是一块被轻纱包裹的璞玉,泛出淡淡的绿色光芒。这是一种极静的美,看得久了,整个人也静默起来,仿佛这山、这水把我的魂魄也吸了过去。









偶遇萨普新秘境
风云几番推涌,又把雪山掩映其中,我们告别了撒木错。出山的路阳光明媚,鸟儿在路边的花丛中跳跃,和早晨的深山雪景几乎是两个世界,若不是车顶不停的有雪块噼啪落下,那大雪几乎疑似一场幻觉。




本以为这次萨普之旅到此就结束了,没想到我们在前往加贡乡的路上又发现一条岔路,从地图上看,可以通往萨普南坡的另一个冰川湖央龙措。



沿着一条泥泞湿滑的土路,我们向央龙措方向探寻,因为昨夜大雪,车身几次打滑甩尾,幸好路基不高,没什么大危险。拐了几个弯,远远就能看见萨普群峰的侧面,虽然今天雪山上阴云笼罩,但金字塔型的萨普二儿子和私生子还是非常易于辨认。




此处似乎是当地牧民的春牧场,沿途搭了许多帐篷,大概从未有游客到过此处,看到陌生的车辆,所有人都好奇的从帐篷里跑出来探看。两个年轻时髦的藏族小哥汉语很好,指点我们说:车子可以一直开,开到前面的房子那边就没路了,然后走过去嘛。

果然,车子开到一处废弃的房基后再无道路,此处已经可以看到雪山下的冰川和依然冰封的央龙措。冰川融水化作无数小溪,在我们脚下汩汩流淌。



望山跑死马,看起来很近的冰川湖,艰难的翻过几道冰碛都无法到达,云层越来越厚,山峰已不可见,似乎又要下雪了,我们最终决定放弃。

这片全新的秘境,就留给后来人在更好的季节去探寻吧!

附:萨普2020年6月中旬最新路况
1、比如县-羊秀乡岔路口,66公里,99%铺装路,约1.5小时车程。中间要翻越5072米的夏拉山垭口,如果有雪,有一定难度,但四驱SUV没问题。
2、羊秀乡路口-桑达寺,26公里,95%铺装路,约30分钟车程。但目前每天有铺沥青的施工,可能会不定时封路。任意车型都可通行。
3、桑达寺-撒木措北岸观景台,15公里,非铺装路,约40分钟车程。四驱SUV在天气较好的情况下可以通行,最好是越野车。
4、撒木措北岸-萨普冰川湖,4.8公里,悬崖烂路,约20分钟车程。一般来说需要硬派四驱越野车或皮卡才能通过。天气不好的情况下需要开启低速四驱模式。

长按下图进入【徒步帮直播间】传播户外知识,分享户外精彩
《徒步中国》活动商城全球深度户外旅行线路100条点击阅读原文,报名《徒步中国》活动
论坛
  阅读原文
支持0次 | 反对0次  
  用户评论区,文明评论,做文明人!

通行证: *邮箱+888(如:123@qq.com88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