央视陈伟鸿:那些我们眺望的远方

国内新闻新闻 / 来源:演讲与人生 发布日期:2021-04-06 15:22:37 热度:9C
敬告:本站部分内容转载于网络,若有侵权、侵害您的利益或其他不适宜之处,请联系我们,本站将立即删除。
联系邮箱:2876218132#qq.co m
本页标题:央视陈伟鸿:那些我们眺望的远方
本页地址:http://www.sxysdk.com/47308-1.html
相关话题:陈伟鸿
#陈伟鸿# 央视陈伟鸿:那些我们眺望的远方


“生活当中,并不只有这样的诗意,它还有那样的失意,一个是诗歌的诗,一个是失败的失,两者相加才可以称之为真实的生活。”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——陈伟鸿





我的故乡在南方,我的童年时代因着父母工作原因在北方度过,南方的潮湿、闷热是自己更熟悉的社会环境,生活就是这样,它像一条河流,不会永远停留在你熟悉擅长的领域,在转弯处又会出现另一种考验,生活当中,并不只有这样的诗意,它还有那样的诗意,一个是诗歌的诗,一个是失败的失,两者相加才可以称之为真实的生活。 
我认为我的职业生涯当中,最大的一次选择其实是在悄无声息当中来到我面前的,2000年,我站在了中央电视台电视节目大赛的现场,我好不容易参加了这样的比赛,发出了完全不同的声音,有人说你太棒了,也有一些跟我特别熟悉的朋友说,你图啥?你在厦门电视台已经是一哥了,而且成为领导者,万一你在中央电视台拿不到好成绩怎么见江东父老?
我也想过这些,于是在他们问来问去,问了很多的时候,我选择了最轻松的一个答案,我图个乐,我心想图个乐还不行吗?
事实上当你站在那么大的演播厅进行比赛,我想你感受到的不是乐,而是无以言传的压力,我现在已经不记得我是如何如履薄冰的闯过一关又一关,只记得在最后一刻跟撒贝宁他们站在最后一个领奖台上,当我回到老家厦门的时候,我突然间觉得,北方离我很遥远的距离,南方才是我的家,我最舒服的状态其实还是在南方。

但生命当中的交际有的时候不允许选择,回到南方才发现,北方开始以前所未有的热烈向我发出了邀约,我接到了中央电视台的电话,他是《对话》栏目的工作人员,说你愿不愿意来试一试,因为我们看到你的气质和表现非常适合我们。
我就飞去了北京,我见到了第一位嘉宾,韩寒,他是很多人心中的偶像,但那时候是作为一个有争议的人进来的,他穿了一件黑衣服,他像一道黑色的闪电从我面前滑过,我想这样的平台其实是我在厦门没有办法接触到的,于是我给自己下了一个决心,我说我需要跟南方有一次艰难的告别,因为北方的事业平台可能可以给我更大的发展空间,给我一个更宽广的视野,于是这样的告别仪式必须进行,也开始了我与对话14年共同成长的历程。 
这14年当中我非常幸运,和大家一同见证中国经济快速发展,见证世界的变迁,也见证了对话的平台,美国的前国务卿希拉里女士、英国的前首相布莱尔先生等等,当然还有一些非常敬仰的企业家,他们是商界精英,我在对话的14年在想,最吸引我的东西到底是什么?
说实话,作为一个采访者,我很少或者说很不愿意去提出这样的问题,请问最让你难忘的嘉宾是谁,或者最让你感动的时刻是什么?但是我还是在内心问了自己,在对话14年最看中的是什么?

我觉得不是江湖上传言的大官、大款,大腕,而是我可以近距离倾听嘉宾的内心,在南方涌现了非常多的企业家,举一个例子,王石,他是一个有着非常好谋略的企业家,后来我听说他也是有着非常好厨艺的好男人,红烧肉烧得不错,我自己没有亲自问过他,只是他在这些年反复问我一个问题,说我们上一次的对话,我的反应真的那么慢吗?我斩钉截铁的告诉他,的确非常慢。
其实是四年前我们在四川录制的一次对话,那一年他刚刚完成了珠峰的登顶,所有人都知道缺氧会让人反应过慢,但是对这样的一个人,我为什么会那么佩服,不是佩服他的谋略,不是佩服他登山的壮举,而是他对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挑战,他人生最高峰并不是珠峰,而是一座又一座高峰等着他去攀登,他的内心也有很多的胆怯,比如决定去美国留学。
他说本来第一次的开学在九月份,然后签证没有办下来,他的内心不是懊恼和失望,而是兴高采烈,他说我终于可以晚一点去美国了,所以他对陌生的远方和未来也有担心,他说其实他的哈佛游学不只是他一个人在关心,公司上下所有人都在关心。
有一个普通个员工曾经做过他的秘书,那段时间他比王石还要忙,王石有一天很好奇,你这么忙到底是干什么?他说您不是要去美国留学了吗?他说我不是要去做你的秘书吗?他说谁可以说可以带秘书去呢?这个秘书应该是受到了人生当中最大的一次打击,他在美国当地找了一个小秘书,这个秘书不关心他生活当中的任何方面,只负责他课堂上认真的记录教授说的每一句话。我说你有那么多时间消化那些笔记吗?他说我下了课钻在宿舍就是消化那些笔记,我的英文最差,但是在每一个课堂上我是最后一个交卷甚至拿最高分的人。
我不得不给这位大叔竖一个大拇指,我觉得王石是一个很安静的人,有一次我在机场看到他在登机口,默默地坐在那看书,好像周围所有的嘈杂、喝水、吃饭都和他无关,每个人都在选择和自己不同的方式,今天上午老师的前任同事说,哪怕我是生活在墓地里,我也要建一个咖啡馆,去营造最鼎沸的生活,王石就在最鼎沸的行业,但是他却像在登机口安静的看书一样,安静的审视自己的内心。 

我想到了其实我在对话最大的收获,是每一个成功者内心的风景,哪怕他曾经沮丧,哪怕他曾经……但这一切都是他内心的真实的声音,每个人的内心其实都有一扇小门,说不定什么时候就会被一种方式以某一种力量悄然推开。
2010年,我站在了北京,但是我的目光又眺望到了南方,不是我熟悉的老家东南方,而是略显陌生的西南方,我记得那年云南遭遇大旱,我和很多志同道合的小伙伴深入到云南某中心小学,当你走进那座破旧的小学,你会发现每一扇窗户上都没有玻璃,孩子们的穿着如同我们想象的一样,朴素到甚至有些破旧。
方圆十年的地方,只有一口井,但是因为连续几个月的干旱,这口井已经打不出水了,村长说你们都别喝这里的水,要留给孩子们。当我们把水倒到净水设备滴落在碗里,当孩子们捧起这碗水告诉我们很甜的时候,那时候又种下一颗种子,就是公益的种子,从云南回来之后我成立了自己的公益基金鸿基金,我们关心的是留守儿童。

我在大学学的是师范,我记得有一次到四川,我们到一个留守儿童聚集的学校去,站在四面透风的教室,老师说孩子们晚上可以在这睡,我说在哪睡?孩子们说我们通过唱歌比赛,唱赢的人就睡地板上,唱输的人就睡在高低不一的课桌上。
一次次我跟留守儿童相处,我知道他们更缺乏的是亲情的关爱,我也是一个父亲,我知道当自己跟孩子之间是一种无语的沉默的时候,对父亲母亲是多大的刺痛,对孩子的成长又是多大的刺痛,所以我们给孩子成立了一个“爱的背包”,爱的背包当中有24个贴满邮票的信封,希望孩子们每个月给自己的父母写一封信,自己的爸爸妈妈如果打工很忙的话,也可以让你给孩子传递出遥远的关心。
我最开始做公益的时候其实很胆怯,因为我不太想让别人知道我在做公益,因为我怕有很多其它的想法,但是现在我可以大声的鼓励大家参与到公益当中,这样一些可爱的孩子,如果你在他成长过程中,用这样一份爱的帮助去呵护鼓励他,我想在他的成长当中,是最宝贵的一份收获,生命其实很短暂,我们可以做的事情很多。

回望自己短短的14年的央视生涯,每个人都会问说,你在这样的平台上如何去权衡自己的收获或者是自己的失去?任何的得失在每一个人的每一个阶段,在每一个岗位都有可能遇到,关键看你如何解决。
我是一个在海边长大的孩子,我又在央视舞台上遍访了世界五百强,和一些大的人物共同探索,共同寻找这个时代的价值,这就是我最大的收获,在我们的身边会有各种的现象,你会问自己,这是真相还是像真相,是流水还是似流水,有的时候答案不取决于这个时代,而是这个时代的你我如何去感知。
当一个命运的河流把你带到拐角的时候,不要用恐惧的心态去面对你要做出的抉择,因为未知的风景是最美的风景,尽管它是步满荆棘的道路,但路会让你越走越宽。
我本来应该带牛奶和面包来的,因为已经到了12点,但是我还是带一些给自己很多养分的思想或生命体验跟大家分享,一个人有一个苹果如果你独吞,那只是你的,一个人能够跟更多的人交流,那我们都能品尝到水果的芬芳,一场生命的盛宴,让我们共同来品位。
谢谢各位!
来源:拙见  微信号 zhuojianzhuojian还文化以尊重,还思想以价值。
论坛
  阅读原文
支持0次 | 反对0次  
  用户评论区,文明评论,做文明人!

通行证: *邮箱+888(如:123@qq.com888)